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工作动态 > 国资研究
经济参考报:福建着力构建大国资生态
文章来源:经济参考报 [2018-03-26 09:56] 阅读人数:100 【字体:

  “大国资、一盘棋、一系统、一家人。”在日前召开的福建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,福建省国资委党委书记、主任邵玉龙提出,2018年福建省将着力打造大国资生态,国资委、国有企业、外派监事会、职工群众等在这一系统中,同向发力,深化国企国资改革,放活、管好、优化、放大国有资本。

  效益增长喜人 改革持续推进 

  2017年,福建国资系统交出一份喜人的成绩单:至2017年底,福建省非金融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超过41203亿元,同比增长16%;全年累计营业收入12230亿元,同比增长31%;实现利润总额629亿元,同比增长67%。结构布局上,一批新项目在福建孕育成长,电子信息、新能源汽车、新材料、互联网经济、高端装备等新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不断攀升。

  与此同时,福建国资国企的改革也在持续推进中。过去一年,福建国资国企改制重组取得阶段性成果:省属36家未改制企业全面完成公司制改革;省属企业落实并购重组项目70多项;56家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,引入非国有资本25.87亿元。

  以福建港口建设为例,福建具有优越的港口资源,但长期得不到有效整合,港口分布小而分散。去年,福建省港航公司并入福建省交通集团,启动全省港口资源整合,并与宁德、泉州、漳州和福州四地市达成一致,全省港口一体化经营管理稳步推进。

  从管企业到管资本,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,福建国企改革步履不停,不同利益主体诉求有序协调,为新一轮国企改革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“大国资”成国资国企工作高频词 

  福建国资委所出资企业资产总额增长10%,营业收入增长20%,利润总额增长10%——这是新的一年福建国资国企的奋斗目标。

  “2018年,福建国资国企将着力强化大国资意识、构建大国资生态,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,推动高质量发展。”邵玉龙说。在2018年福建省国资委的工作报告中,“大国资”成为新一年福建国资国企开展工作的高频词。

  何为大国资生态?邵玉龙解释,即国资委要增强出资人意识,为企业改革发展提供各种支持与保障;国有企业要明确市场主体地位,自觉接受监督;企业之间要加强沟通,互相支持、互为市场,深入推进行业内资源共建共享和产业链上下游互助合作。

  构建大国资生态,首在完善法人治理结构。邵玉龙强调,党委会层面,将实行“双向进入、交叉任职”,党委书记和董事长一肩挑;董事会层面,全面推行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规范董事会建设,出台外部董事管理办法等配套制度,面向社会公开选聘外部董事人才;经理层层面,探索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,逐步实行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;监事会层面,设立外派监事会办事处,实现“一企一监”的治理机制。

  在推进布局结构优化调整方面,邵玉龙要求,要以整合重组为契机,解决部分企业主业不突出、专业化经营不专、市场竞争力不强的问题,确保到2020年将省属企业80%以上资产布局在主导产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、高端服务业、基础设施等关键领域。

  “通过集团层面横向整合促进行业健康发展,推动省属企业之间、各级国有资本之间交叉持股,优势互补,共同发展。通过集团内部纵向整合增强协同效应,对产业类似、功能雷同、市场重叠的权属企业进行内部整合重组,提高资源利用率和运营效率。”邵玉龙说。

  继续推进混改 打好三大攻坚战 

  在福建省国资委的工作报告中,混改依然是2018年福建国企改革的关键词。邵玉龙表示,福建将进一步探索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,结合央企对接情况,引进中央企业与个别条件比较适合的集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,大力推进改制上市,充分挖掘上市资源,加快改制上市步伐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工作报告中还提出省国资委要着力压缩管理层级。管理层级过多是造成决策链过长、管理成本增加等一系列问题的直接原因。邵玉龙介绍说,目前,福建国资委所出资企业管理层级中五级和六级的企业有78户,最长的达到七级,2018年要下决心推进压减工作,所出资企业管理层级控制在三至四级以内,法人单位减少10%左右;要将投资决策权向三级以上企业集中,推进管控模式与组织架构调整、流程再造,构建功能定位明确、责权关系清晰、层级设置合理的管控体系,进一步提高管理和运行效率。

  “同时,2018年要全面完成‘三供一业’、办市政、社区职能的分离移交和企业办教育、医疗机构的分类改革工作。”邵玉龙强调,要着手开展国有企业厂办大集体改革工作,力争取得实质性进展;加快“僵尸企业”和“壳公司”治理工作,精准分类处置,打通关键堵点,实现2019年基本出清,2020年全面完成。

  邵玉龙强调,2018年,福建省国资委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。一是严控债务风险,进一步强化经济运行分析的动态监测与识别预警,加强负债规模和资产负债率双重管控;二是严控投资风险,修订《所出资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》,规范投资决策程序;三是严控金融风险,严禁开展融资性贸易和“空转”贸易。严防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和重大污染事故发生。

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